• 手一抖或大风一吹晾衣杆就易失控

    干衣设备

      一个倒插在阳台外的“球门框”,几根两三米长的晾衣杆,组成了一套标准的“龙门架”。在上海,用“龙门架”晾衣服、晒被子,早已成了阿姨爷叔们的生活习惯,只要天气晴好,他们就要把衣服、被褥铺满朝南居室的飘窗。只是,在“龙门架”上晾晒衣物是一门技术活,稍有不慎,“手一抖或大风一吹,长杆就容易失控”。

      近年来,因为年久失修,这种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开来的“龙门架”,从高空坠落的意外时有发生,甚至发生过多起“连人带杆”一起坠落的惨剧。

      但是,不管是老的“龙门架”,还是新式的伸缩式晾衣架,都缺少统一的安全标准,工人安装时也没有技术规范可供遵循,基本靠个人经验。而晾衣架装好后,如何维护保养,可以使用多久,更是全靠个人摸索。

      久而久之,这些“龙门架”、晾衣架就成了悬在头顶上的剑,“何时坠下,谁也不知道”。

      几个月前,市民张女士搬离租住了两年的普陀区曹杨四村兰花大厦,那根悬在阳台外,更是“悬”在她心里的不安也从此消解。事情还得从一年前的台风天说起……

      去年7月底,台风“安比”刚过,兰花大厦的居民趁着天气放晴,把衣物、被褥都晾在了“龙门架”上。当天下午1时许,21楼租户的晾衣杆,裹着一床被子,砸在了18楼张女士房间外的“龙门架”上。当晚8时许,张女士收到消息后,下班后匆忙往回赶,一到家立刻跑到窗口,只见“一根不锈钢晾衣杆砸在半断的竹竿上,带着一床被子,一直悬在18楼”。

      “砸下来的不锈钢杆子很沉,横挂在龙门架最外围,很危险。”张女士紧握着那根被砸得半断的竹竿,不敢放手,叫来了物业、消防员和民警。

      当时,21楼的租户曾试图用另一根不锈钢杆把掉落的杆子钩下,但这一做法在张女士看来却是既危险又离谱:“我坚决不同意,万一晾衣杆掉下去砸到人,还是需要我负责。”

      消防员赶到现场,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后,爬出窗外将掉落的杆子和被子一同取下,那根悬在龙门架上的竹竿也被消防员取下。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小时,虽然险情被排除了,可张女士的心却悬了起来。

      “我们住在这里,从没使用过这种‘龙门架’。现在,‘龙门架’被楼上的不锈钢杆一砸,万一松动了,掉下去砸伤人,谁来负责。”张女士说,作为租客,她不知道这个“龙门架”装了多久,安全性能究竟如何,希望房东能尽快将其拆除,以免伤人。

      最终,张女士委托租房中介与房东协商解决方案,房东同意拆除这一悬在窗外的“龙门架”。

      张女士说,在此期间,物业、居委会还曾在楼梯间贴出过通告:要求“业主和使用人”自查房屋外挂物连接是否牢固,是否存在安全隐患和坠落风险,并告知业主及使用人及时处置存在隐患的部位,“那段时间,小区还组织业主签订‘高楼外坠物安全责任书’,想想都有些后怕。”

      张女士说,如今,距离上次的突发事件已经过去一年,但她租住房子里的“龙门架”依然还在,房东至今未拆。

      曹杨四村有三幢22层的高楼,一梯8户,统称为兰花大厦。如今,这三幢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老高层建筑身上,“背负”着密密麻麻的外缀物,其中大多数“龙门架”悬挂在东南面。尽管已经有不少人家的“龙门架”换成了不锈钢材质,但大多数还是已经生锈的铁管,用两根铁丝固定在墙的一端,用力地“拽”着。

      张女士搬离后,窗外“龙门架”的隐患便“悬”在了新租户家。记者敲开她曾经租住的房门,开门的是因自家装修,暂时租住于此的一户人家。当初的“龙门架”主体部分已经从头锈到尾,稍微用手触碰,便有锈斑掉下,仅剩的那根竹竿经过风吹雨淋也已干裂。

      “我们才不用,又脏又破。”新租户说,房东留下来的“龙门架”根本不敢用,他们全家的衣服都是晒在室内的阳台上。

      相比张女士和后续租户的谨慎,“龙门架”在曹杨四村还是非常受欢迎的,尤其是一些退休的阿姨爷叔,用“龙门架”晒衣服、晒被子早已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成为了一种习惯。只要天气放晴,他们总要把衣服、被褥铺满朝南居室的飘窗。

      一些固定“龙门架”的铁丝坏了,时常能看到修补的痕迹——重新更换铁丝,或干脆再缠上两根新铁丝,上个“双保险”。

      “他们(业主们)自己装的,砸下来是自己负责。”花溪园居委会相关负责人称,因为管不住,“物业、居委会一般只能贴贴布告,告知大家要自查,注意安全。”

      走访当日,记者在121号楼的底层电梯处看到一份告示,是因为一个住户从高空抛下西瓜皮砸中楼下的空调外机,受害业主表示将保留追究相关责任人法律责任的权利。该告示提醒居民,高空抛物若造成人身伤害,就属于侵权责任法中的“高空抛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行为。

      “问题是,想要抓到高空抛物的人很难,万一‘龙门架’上的东西掉下来砸伤人了,在查找肇事者时也面临很大的困难。”一个居民说。

      今年初,曹杨四村更换了新的物业公司,对于晾衣架的管理,除了告知以外,物业经理杨昌贵表示,接下来将想办法制定一套应急预案。

      在普陀区双山路167弄的甘泉公寓,一根不锈钢晾衣杆和珊瑚绒被子,搭在物业办公室的沙发背上。3号楼的大门上,一张失物招领从6月11日被贴上后,就一直在寻找这根坠落的晾衣杆主人。

      “一个月前这幢楼(3号楼)砸下来的,布告也贴了,到现在还没人认领。”7月17日,小区业委会主任徐先生说。

      甘泉公寓有三幢20层的楼房,住着477户人家,楼上楼下层层叠叠的“龙门架”让这个老高层小区有了“烟火气”。3号楼是最靠近小区入口的一幢,所有进出小区的居民都需要从3号楼前经过。

      6月11日10时30分许,这两件庞然大物砸落在地时,李老伯正带着孙女在小区里玩小滑板。所幸,祖孙俩距离“落点”比较远,晾衣杆和被子也没砸到人,“砰”的一声砸到地上。

      “衣服吹下来是常有的,但晾衣杆掉下来比较少,整个‘龙门架’砸下来还没发生过,(万一)砸下来伤到人,谁也承受不了。”李老伯说。

      据介绍,在1996年小区建成之初,甘泉公寓的居民就纷纷在朝南、朝东的阳台外装上了“龙门架”。如今,20多年过去了,这些外置晾衣架的“小毛病”开始逐渐显现。

      “刚开始入住时,物业没有制止,之后做多少工作都没用。”如今的物业管理人员马女士说,针对“龙门架”等晾衣架的安全问题,物业也曾做过多次尝试,但在老小区里想要有所改变,“实在太难了”。

      小区居委会曾牵头物业、业委会给业主送福利,统一为业主换掉“龙门架”式的晾衣架,免费安装伸缩式晾衣架。然而,不少业主并不领情,最终愿意更换的人家仅10来户,且都是北面、西面采光较差的业主,“架子都运到小区来了,他们就是不肯”。

      一个居民说,“龙门架”的受欢迎程度之所以远高于伸缩式晾衣架,究其原因,是上海人对衣物晾晒的讲究。

      “用‘龙门架’晒,上午太阳从东面晒过来,晒半边被子,中午晒当中,下午晒另一边,这种感觉很让人安心。”居民姚先生说,用伸缩式晾衣架晒被褥,只能晒到外侧,而靠墙的一侧在风大的时候还容易贴在外墙上,不仅难晒干,还容易弄脏。

      “从那以后,更换‘龙门架’这条路便很难再走通。”马女士说,他们能做的也仅限于“告知”,只有在发现外置晾衣架老化、损坏后,物业才会上门告知业主自行维护或更换。

      老小区的物业管理者说,新小区的晾衣架“好管理”,可是,在管理外置晾衣架这件事上,嘉定区保利·海上五月花小区的物业管理者们也觉得很难,虽然他们曾为此“上过新闻”:比起不想管、不敢管的小区,他们“顶着压力上”的管理方式不仅没有获赞,反而成了“反面典型”。

      2011年3月底4月初,100多户业主自行安装在外阳台上的伸缩式晾衣架被物业悉数拆除。用业主的话来说,物业请来“蜘蛛人”强拆了晾衣架,剥夺了他们给衣被晒“日光浴”的权力。为此,该小区一度成为当时媒体关注的焦点。

      虽然居民入住前,物业公司与居民签署的“业主公约”、“装修协议”中,“禁装室外晾衣架”的约定明确写入其中,并明确告知业主,高空晾晒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多次要求擅自安装的居民自行拆除,可是收效甚微。

      即便物业强拆晾衣架是出于安全考虑,但是他们如今回过头来再看这件事时也不得不承认,“无论在法理和情理上,强拆晾衣架都站不住脚”。

      “后来,我们意识到,物业是没有执法权的,所以只能提醒、告知。”物业经理瞿先生说,几年前,物业还曾因为拆除居民违法搭建的阳光房而被起诉,最终败诉。

      “我们顶着压力上,最后却赔了钱。”瞿先生说,外置晾衣架也属于违法搭建的范畴,但自那以后,作为物业管理方,他们发现问题后只能告知业主,上报城管,“不是我们不管,业主们要搭、要装,我们也没有办法。”

      近日,记者再次走进这个小区,发现阳台外置晾衣架又“回来了”。伸缩式晾衣架几乎成了每家阳台的标配,在物业和居委会看来,曾经的“大动干戈”都成了徒劳。

      “一旦有闪失,谁承担得起责任?”瞿先生说,就在记者来采访的前几天,附近小区就有一名老太因晾晒衣物连人带物从高空坠落。

      “不仅是别人的安全,自身安全也没法保障。”瞿经理说,随意安装晾衣架不仅存在诸多安全隐患,而且破坏了小区良好的生活环境,“各家各户自行安装的晾衣架,样式很难做到统一,有碍观瞻”。

      据上海翊尧建设工程技术检测咨询有限公司李建平总工程师介绍,“龙门架”和外置晾衣架的材料、固定配件,基本没有统一标准,大多是业主自行安装的,“一般外置晾衣架的长度为2米-2.1米,就是厂商按照居民们的生活习惯制造的。”

      在李建平看来,并不是所有外墙都适合安装外置晾衣架,因为墙面的材质不同,安装时的松动程度也不同。例如,有的围墙是用现浇水泥板砌成的,膨胀螺丝打进墙里会产生裂痕,水泥板会松动,就不适合安装外置晾衣架;还有一些空心红砖有孔,且比较薄,受力和咬合力较弱,如果安装外置晾衣架也容易坠落。

      外置晾衣架安装后,维保也是一大问题。因为外置晾衣架大多是由业主自行安装的,所以晾衣架的维保工作也基本由业主自行承担。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就曾遇到市民与记者分享其独到的为“龙门架”换钢丝的技术,不需要攀爬出窗外,只需要几根勾绳就能做到。只是,这种小修小补式的维保,能否彻底杜绝安全隐患呢?

      “早年‘龙门架’的材料是钢管或者镀锌管,这些材料使用时间一久,就会生锈,从而导致管壁变薄。”李建平说,“龙门架”安装时,在其根部起固定作用的螺丝和承载拉力的钢丝缆绳也都容易生锈,“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和日晒,很容易导致螺丝和钢丝缆绳锈迹斑斑,固定和承载作用被削弱”。而且,业主在“龙门架”上放置超过其承重水平的衣物晾晒,也会致使“龙门架”坠落。

      随着使用年限的增长,“龙门架”确实存在越来越多的安全隐患,不少小区只能将“龙门架”换成伸缩式晾衣架。

      记者:假设晾衣架(包括“龙门架”等)发生坠落伤人或物损事件,如果没有找到侵权当事人,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

      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浩:物件损害是一种特殊的侵权形态,它是采取过错推定的方式来确定侵权责任的。如果在高空坠物事件中无法找到具体的侵权当事人,那么根据法律规定,除了可以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外,其余有可能产生高空坠物行为的建筑物使用人都应当对被侵权人进行补偿。

      比如一栋20层的高楼,外置晾衣杆砸在了7楼,并造成人伤物损,在找不到责任人的情况下,7楼同朝向的、可能砸东西下来的业主,在理论上都可能要承担相应责任。这种责任是基于公平原则产生的补偿,和直接侵权者的赔偿责任性质有所区别。

      记者:出租房如果发生晾衣架(包括“龙门架”等)坠落导致伤人事件,该由谁来负责?

      葛志浩:高空坠物的责任主体不仅包括业主,也包括房客。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可见,凡是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都可能成为侵权的主体,因此,在出租的房屋内,若发生晾衣架坠落,无论房东还是租客,都可能需要承担侵权责任,但若其中一方能证明自己无过错,则可以免予承担侵权责任。

      记者:晾衣架往往是业主自行安装,物业作为小区的管理方,在发生人伤物损事件后,是否也需要承担责任?

      葛志浩:通常来说,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物业作为小区的管家,在一定程度上负有提示业主注意安全的义务,但并不对高空坠物行为直接负责。但是,假设物业管理行为存在重大过错,导致高空坠物风险显著增加且怠于管理,那么物业也有可能成为侵权责任的承担者。

      目前,法规虽然没有严格禁止高层住宅居民安装晾衣架,但由于安装外置晾衣架可能会带来高空坠物等不安全因素,同时影响建筑物外观,不少小区物业通常会在业主入住前签订《住宅使用公约》或《业主公约》,对业主擅自安装晾衣架的行为进行约束和管理。

      物业管理专家黄友健表示,虽然《公约》对业主有一定约束力,但《公约》终究不是法律,这也给物业管理带来了很大难度。

      黄友健直言,现阶段物业公司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主要耗费在管理小区停车位紧缺、维修资金动用等棘手问题上,对外置晾衣架产生的安全隐患确实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黄友健说,目前成功的案例很少,很多“敢管”的小区往往采用的是“一刀切”的做法,但效果并不好。他曾在走访时发现,虹口区的爱家豪庭小区为了阻止业主安装外置晾衣架,在房屋建成前就动了脑筋。“开发商设计的阳台窗户很大,但只有一两扇窗可以开。”黄友健说,通过阳台窗户的阻隔,使得业主无法在外墙上搭建晾衣架等外置物。

      对于那些老公房、老小区而言,安装“龙门架”等外置晾衣架晒衣服、被褥,确实是刚需,在这种情况下,物业就不能一味的堵,而更应该注重疏,同时加强安全管理。

      在黄友健看来,物业经常性的巡视,一旦发现问题及时上门告知,比简单地在底楼贴张告示显然要更“走心”,“物业积极协助排除存在安全隐患,业主总归是欢迎的。”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手一抖或大风一吹晾衣杆就易失控 干衣设备

    2019-11-26 13:23